走 进 井 冈 山

 支部里的后生党员占多数,从与他们平日的闲聊中,感觉到他俩入党前的作业做得不足,藏黄色历史知之甚少。所以这一次十九月初的党日活动,支部率领大家上了井冈山。

对自我来说,井冈山是一个熟识的陌生地方。身为出生于六十年代的人,有着十足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精神滋养。关于井冈山的故事尤其深谙,但自我却绝非走进过这一个隐秘的地点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七十年代,有一部藏粉色经典的现代西路四股弦戏曲电影叫《何穗山》,拍得卓殊成功。无论是舞美音乐、照旧念白唱腔等各种方面的点子成就,都落得了当时现代西路上四调的最高峰。就连女主人公党代表柯湘的齐耳短发,在很是清纯的年份里,也都成了广阔爱美人性争相模仿的新型发型。影片讲述的是受秋收起义的熏陶,一支湘赣边界的庄稼汉自卫军揭竿而起,在经历了三起三落,一团火眼见得柴尽烟消、濒临覆灭的主要关头,多亏从井冈山派来的党代表柯湘,
及时扭转败局,并将其教育改造成为工农革命军,从而走上光明大道的动人故事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因为入戏太深,喜欢究根问底的我,总想弄清故事中的人物原型是哪个人,还有他们后来的后果。本次在井冈山从几位地点老俵的口中,听到了广大更接近自然的详尽景况。不过,真实的故事远没有戏里那么美好。

 影片里的这支农民自卫军,就是当下盘据在井冈山地区的袁文才与王佐的绿林武装。秋收起义失利后,毛泽东指导的首义队伍容貌被追杀得无路可走,面对现实,毛泽东认为只有走“绿林好汉”这一条路,才能求得生存与前进。部队到达井冈山后,毛泽东通过与袁、王结交,卓有功用地开展了统战工作,成功地收服并改造了那支农民武装。最终在袁、王的拼命援助与支持下,毛泽东引导工农革命军顺遂地进驻井冈山。成立了第一块黑色革命根据地。那块青色革命按照地不仅为工农革命军提供了角度,而且还孕育了乡村包围城市的新路,激起了燎原之势的星星之火。 

不幸的是,经过改建入党,决心献身革命,并为党的事业做出重大进献的袁文才、王佐,却于1930年7月在中共“六大”关于惩治土匪”先接纳,后剿杀”的教条影响下,被红五军错杀了。为此极大地加害了地点老百姓群众的感情,并直接造成了井冈山打天下按照地的根本失守。

“一送红军下了山,秋风细雨缠绵绵。问一声亲人解放军啊!曾几何时人马再回山……”宋祖英演唱的歌曲《十送红军》,深情凄婉、如泣如诉,艺术地复发了红军在第一次反围剿战败后,撤离苏区时,红军将士与当地平民依依不舍、洒泪惜其余可歌可泣场合。每便听到都会深受感染。其实有更加多因错杀袁、王不能放心的邻里没有前来送行,甚至包罗袁、王部下在内的许多个人都反水或一逃出了。大家的丁亥革命管文学艺术文章里描述的故事,基本传颂的都是那一个可歌可泣的英雄主义赞歌,折射的都是革命历史正面的光辉。而革命历史背面的那一个鲜为人知,令人扼腕叹息的故事,却都被单摆浮搁地闲置一边,上边落满灰尘,难得有人愿意伸手触摸。借使不杀袁、王,革命按照地会得到更为的加固和发展壮大,也许红军就不会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;也许袁、王真会经不住革命的考验而变节倒戈,给红军带来更大损失;也许……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历史没有若是,无论怎么着,错杀袁、王无疑都是革命史上的悲剧。

和及时众多景区一样,井冈山的中午也有重型实景演出,与此外景区分歧的是,那里所有参演人员,都是本地的普通农民,他们本来真实地演绎着自己祖上们的故事。或是惊心动魄,或是荡气回肠,场合格外激动。五回又三回地撞击着观众们的灵魂。
“假若我们的先世没死,我们的家也在首都。”那是上演刚先导时的一句台词,一句发人深思的大实话。在井冈山革命斗争时期捐躯的几万红军将士中,半数以上来源包蕴永新、遂川、宁冈、酃县和茶陵等的井冈山地区,但那边却尚未走出一位共和国将军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经过几十年的立异开放,我国的经济升高可以用奇迹来描写,全国广大地区的国民早已过上了富贵随州的活着,不过生活在井冈山蓝色老区的平民至今却仍未脱贫。他们渴望富裕,也羡慕东京、Hong Kong等地的都会繁华,但更让他们割舍不下的或者当下那块浸透着祖先们鲜血的土地,和山上那年年怒放的孙菲菲花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真是有缘,
大家来井冈山的率后天就在小井村巧遇江满凤。细心的意中人或者能记的她,就是曾经多次加入《星光大道》和心连心艺术团等节目录
 制的那位衣着朴素,看上去并不出众的村村落落小姨子。当我们靠近他,表示想听她唱歌时,她便喜欢应允,就在竹林下为大家演唱了那首她最珍惜的《红军阿哥你渐渐走》,如故是含有深情。

 江满凤的伯公是一位解放军文艺宣传兵,1929年随红军主力下山后赶紧,便再也杳无音信,留给亲人的唯有一本记录了30多首歌谣的歌本,并从未稍微文化的江满凤却把它视为家中珍宝。哼唱外公记下的那么些歌,成了他活着中最大的意趣。《红军阿哥你日渐走》正是伯公当年创作的歌曲。

 二〇〇八年大型中国革命历史问题电视剧《井冈山》来井冈山确实拍摄时,导演金滔被江满凤那回荡在山谷里的歌声深深震撼,最终决定把这首《红
 军阿哥你渐渐走》做为电视机剧的主题曲。还特邀他到新加坡市录制歌曲,并许诺有数十万的酬金。在那些大千世界对财富的竞逐近乎狂热的一世,能有几
 个人不为之振奋呢?但奇怪的是,夫君常年在外打工,上有老下有小,家庭生活还地处贫困线上,自己只不过是一名景区保洁员的江满凤,
 却不为所动,分文未取。她唯一的要求就是在电视剧的最后歌曲小编处,注上曾祖父的名字,给曾祖父一个最好的坦白。

 闻名后的江满凤有过一次互换个更好工作的机遇,但都被他放任了,她早就深切地爱上了上下一心那份景区保洁员的干活,在那里和谐不光能为游人
   
们清扫出一条干净的山道,清理出一条清洌洌的山涧,而且仍可以经过演唱曾外祖父留下的歌
,宣传红军的故事。那样的小日子让他倍感宽慰和充实。

 井冈山山深林密,雾卷云飞,无限风光。但,令人加倍欣慰的是,最吸引我们支部里年轻党员的还不是这当然山水,而是那一到处革命教育基
 地。那应该是他们率先次走近地精晓青色故事。在两日的浏览中,当年革命斗争形势的波诡云谲和血雨腥风,不断地挑战着这么些青年的内心承
 受能力。在红军小井医院,听完那被捕的130名伤者和10多名医护人士,在仇敌的严刑拷打、勒迫利诱下,坚定不移,杀身成仁。没有一个人向仇敌说出红军的去向和粮食藏匿的地方。最后整体被仇敌用机枪屠

在一片稻田里的惨烈故事后,一位90后的党员问我:“书记,你说他们都那么青春,最小的才14岁,难道一点都不怕死吗?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 望着她一脸的茫然,我笑了笑:“什么人又会不怕死呢?蝼蚁也知偷生。但在即刻的那种情景下,为了维护红军主力的安全,他们辛苦。他们是一群有笃信的人。”

 
接着我也不避说教之嫌进一步加剧自己的看法:“一代人有一代人面对的题目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承担。现在的党员干部很难碰到生死决择问题,而
  面对的最大的考验就是伪装炮弹。”

在井冈山随地可知的,那一波又一波来井冈山干部教育高校栽培的党员干部阵容,也给景区扩展了一道抢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风景。他们每人外面都罩着一身当年解放军的装束,有的部队每人还都背着一杆木头枪。只是因为里面都穿得太厚了,一个个看起来鼓鼓囊囊的,缺少军官气质。越发是这一个鲜明营养过剩的学生,在山路上步履时,更是步履劳碌、气喘吁吁,着实令人惋惜。很难看出这一个人与当时那缺衣少穿、身形矫健的红军将士形象有多少契和度。真心希望他们能通过在此间的求学和操练,让身上多余的脂肪和脑部里增进的欲念杂念得到丰裕焚烧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我们本次学习实践活动的日子纵然很紧张,但导游或者按行业惯例为大家挤出些时间,安插了购物环节。不过这一次我们并不争持,因为导游推荐的购物超市就在离黄洋界不远的茨平镇,那里是当年革命斗争的为主。近来的经济还很落后,那几个至关首要经营当地土特产的商城
,是政党为了帮扶村民们创收而树立起来的。大家的购物热情很高,都想经过多买一些特产的法子,来为老区人民尽点儿绵薄之力。就连一直崇尚俭朴、屈钱不花、喜欢素游的老王同志也卓越慷慨解囊,一脸容光地拎着两小包金立和一支细竹筒酸菜从超市里走出去。三次本来一般的购物活动,被世家弄得很神圣,颇具仪式感。

当我们乘着回程的大巴车下山时,大家的双眼仍然持续地看着窗外。连续不断的山川,浩瀚无边的山林,满眼都是青翠。具导游介绍,那里空气中的负氧离子含量每立方毫米多达十几万个。井冈山好地点!那里不光是一片红色的土地,而且依然一个干净世界, 是一处洗心洗肺的绝佳之地。大家都有个愿望,待来年张梓琳花开花的季节,约上越多的好对象再上井冈山,因为井冈山上的何穗花卓殊红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〇一七年18月于马普托

相关文章